磺醯脲類的血糖藥是否走到盡頭?

Medscape最近有篇在2013年美國糖尿病學會上,關於二線用藥的討論。它以個案討論的方式,引出一個有趣的問題,當Metformin這個眾所皆知的第一線血糖藥失敗後,第二線的藥物如何給?常見的磺醯脲類(Sulphonylurea)藥物是否合適?

Continue Reading磺醯脲類的血糖藥是否走到盡頭?

第一型糖尿病早期積極控制血糖的重要性

對於內科醫師,家醫科的醫師來說,當面臨到初診斷糖尿病的患者,病患常常會說希望先飲食和運動控制,若未達到治療目標,再吃藥物控制。然而,最近幾年UKPDS針對第二型糖尿病患者的研究指出,早期積極控制血糖,即使在日後變成較寬鬆的血糖控制,相較於一開始較放鬆的組別,在長期的併發症上有明顯差異。這讓醫師有強烈證據可以告訴第二型糖尿病患者,必須在初診斷糖尿病時就先積極血糖控制,對日後才會有幫忙。然而,UKPDS的研究是針對常見的第二型糖尿病患者,那麼第一型呢?

Continue Reading第一型糖尿病早期積極控制血糖的重要性

糖尿病的新治療典範!三合一治療法

糖尿病界的大師,Ralph A. DeFronzo,在前幾年提出了糖尿病的致病機轉,認為糖尿病並不只是傳統認為的三個致病原因,而是由八個不同的機轉所導致,因此要治療糖尿病,需從各種致病機轉下手。而至今,各大醫學會對於糖尿病的用藥準則,皆建議先給予單一藥物,若未達到治療目標,在給予第二種藥物,若否,再給第三種或是開立胰島素。然而,臨床醫師遇到的最大困難點就是,每種口服血糖藥在給予一年至兩年後,病患的醣化血色素就開始增加,而逐步惡化,必須加上第二種藥物。然而,第二種藥物開立後短短幾年,又會失敗,而必須加上第三種藥物。是否有什麼方式可以逆轉這種情況呢?

Continue Reading糖尿病的新治療典範!三合一治療法

第二型糖尿病的第一線口服降血糖藥

第二型糖尿病(以下縮寫T2DM)在初診斷時可使用口服降血糖藥來達到適當的血糖控制。目前已知的口服降血糖藥物包括:Metformin、Sulphonylurea、Glinide、TZD、alpha-glucosidase inhibitor (Acarbose, miglitol)、DPP4 inhibitor等藥物。除了考慮到藥物的禁忌症而不能使用外,這些藥物的使用順序該為何呢?

Continue Reading第二型糖尿病的第一線口服降血糖藥

糖尿病的診斷條件

中華民國糖尿病學會在2012年的糖尿病臨床照護指引(註1),以及美國糖尿病學會在2012年的臨床實作建議中(註2),對於糖尿病的診斷做以下的定義:
1. 醣化血色素(A1C)大於等於6.5%以上。此檢查必需符合NGSP的檢測方式。
2. 空腹血漿血糖值(Fasting plasma glucose)大於等於126mg/dL以上。此處的空腹是指連續八小時以上未有熱量進食。
3. 兩小時的口服血糖忍受度測試(Oral glucose tolerance test, OGTT)大於等於200mg/dL。此處的標準化OGTT必須是用75克的葡萄糖融於300克的水中。
4. 有典型高血糖症狀且隨機血糖值大於200mg/dL以上。

Continue Reading糖尿病的診斷條件

良好生活習慣可避免糖尿病發生

幾個危險因子:肥胖、少運動、抽煙等會讓成年人易發展成糖尿病,那反過來呢?在9月6日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有篇11年的觀察型研究發現,良好的飲食習慣、活動量、不抽煙、中等飲酒可降低男性31%,女性39%得到糖尿病的風險。同時有四項時男性可降低39%,女性可降低57%得到糖尿病的風險。若有理想的體重加上前四項條件,那男性更可降低72%,女性可降低84%的糖尿病風險。

Continue Reading良好生活習慣可避免糖尿病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