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raglutide可保留新診斷第一型糖尿病患者胰島素功能

第一型糖尿病是種自體免疫的疾病,病患出現自體抗體攻擊怡島細胞,導致胰島素功能逐漸減退到無法供應身體使用,最終走向需要胰島素治療的程度。在新診斷第一型糖尿病時,通常還殘留非常少的胰島素功能。在這週美國糖尿病學會年會上,一篇針對新診斷4.5週左右的第一型糖尿病患者使用每天一次1.8mg的Liraglutide,在一年之後可以保留較多的胰島素功能,但是在停止使用Liraglutide六週之後,這樣的好處就消失了。

研究設計

這個研究挑選18到40歲之間,新診斷第一型糖尿病在六週以內的患者,飯後C-peptide濃度在200pmol/L以上的患者,在胰島素的治療之外,同時給予每日1.8mg的Liraglutide或是安慰劑,給予一年的時間。在一年後停藥,並在六週後檢測相關的指數變化。

研究結果

總共有68名患者進入研究,以1:1比例分派到Liraglutide和安慰劑組別。這些患者進入研究前平均罹患糖尿病時間為4.5週,空腹C-peptide值高於100pmol/L以上,近乎全部都帶有自體抗體。

在一年後,使用Liraglutide組別相較於安慰劑組別,C-peptide的曲線下面積(Area under Curve)多了44%,但是在停止使用Liraglutide後六週,兩者沒有差異。在使用Liraglutide期間,胰島素總劑量減少9單位,安慰劑組多了12單位,但是停藥後6週,兩組的胰島素總劑量沒差異。

在開始用藥的期間,使用Liraglutide的體重和醣化血色素一開始有改善,但是在一年後沒有差異。使用Liraglutide組有較少的低血糖事件,但是兩者皆沒有嚴重低血糖事件。

討論

在這個研究中可觀察到,新診斷第一型糖尿病患者,立即使用Liraglutide,在一年以內的時間,可以保存較多的胰島素功能,但是在停藥之後,這些保存的胰島素功能就會很快消失。

確診第一型糖尿病後,胰島素功能僅剩10%或是更低的狀況。在一些研究中指出,殘存的胰島素功能越多,需要的外來胰島素劑量越低,血糖波動會較平穩,發生低血糖的機會也會較低。因此,如果能在確診第一型糖尿病後,保存較多的胰島素功能,能讓患者有較佳的生活品質。

在這個研究中可觀察到,新診斷第一型糖尿病患者,立即使用Liraglutide,在一年以內的時間,可以保存較多的胰島素功能,但是在停藥之後,這些保存的胰島素功能就會很快消失。

胰島素在胰島細胞製造分泌之前,會先形成由胰島素和C-peptide共同組成的Proinsulin,然後被切割成胰島素和C-peptide。胰島素在體內半衰期小於5分鐘,而C-peptide則約30分鐘,因此可以透過檢測C-peptide濃度來評估胰島素的分泌功能。因此,針對第一型糖尿病患者,可透過檢測C-peptide濃度來評估胰島素的功能。

要事先偵測第一型糖尿病的發生是有相當大的困難,通常只能等到發病有明顯症狀時才能開始介入。但是此時介入的效果通常已經不好,多半只能在未來的一到兩年時間延緩胰島細胞的衰退速度,無法逆轉第一型糖尿病進程。

在過去的研究中,同樣是GLP1受體促效劑的Dulaglutide,在AWARD相關研究中,針對成人隱匿遲發性自體免疫糖尿病(LADA,與第一型糖尿病同為自體免疫糖尿病)使用可稍微改善中長期(3~12個月)醣化血色素的結果。

包括這次的研究以及Dulaglutide的研究,並不能直接說明第一型糖尿病患者使用GLP1受體促效劑的必要性。但是這些相關研究暗示著在第一型糖尿病患者的治療中,在常規的胰島素治療外,給予GLP1受體促效劑,可能有潛在的好處在。但是這也需要更多相關的研究來證明其效力。

結論

新診斷4.5週左右的第一型糖尿病患者使用每天一次1.8mg的Liraglutide,在一年之後可以保留較多的胰島素功能,但是在停止使用Liraglutide六週之後,保存的胰島素功能就消失了。

參考文獻

1. Liraglutide Preserves Beta-Cell Function in New Type 1 Diabetes
2. Dulaglutide treatment results in effective glycaemic control in latent autoimmune diabetes in adults (LADA): A post‐hocanalysis of the AWARD‐2, ‐4 and ‐5 Trials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