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防第一型糖尿病逐漸成為可能

第一型糖尿病是種自體免疫疾病,身體產生了破壞胰島細胞的抗體而導致胰島素功能喪失,需要終身使用胰島素治療的狀況。在過去的幾年中,科學家開始相關的研究,希望在即將發病或是初發病的第一型糖尿病患者使用免疫製劑,來預防或是延緩疾病的惡化。在這次美國糖尿病學會線上年會中,有幾個相關的研究,值得我們注意。

預防第一型糖尿病逐漸成為可能

高風險族群使用Teplizumab預防

在去年的美國糖尿病學會年會,CD3單株抗體發表了在已經產生兩種以上自體抗體且血糖出現異常但是尚未進入第一型糖尿病的高風險族群的研究報告,發現在這些高風險的患者,使用兩週的治療可以降低未來5年59%變成糖尿病的風險,或是相當於延緩了兩年罹病的時間,詳細的內容可參考單株抗體Teplizumab延緩第一型糖尿病發病風險。在這次的年會上報告了後續一年的追蹤結果。

在今年的追蹤發現,使用Teplizumab組在去年有53%者未罹病,今年則還有50%未罹病,而安慰劑組則從28%下降到22%,使用Teplizumab可降低54%的罹病風險。使用Teplizumab組罹病的時間中位數為5年,安慰劑組則為2年。

而使用Teplizumab組的C胜肽濃度(代表內生性胰島素生產量)明顯較高。在安慰劑組,C胜肽隨時間逐漸下降,Teplizumab組則有增加。

目前Teplizumab正在針對新確診的第一型糖尿病患者進行第三期研究PROTECT研究,評估是否可減少已發病患者的胰島素功能惡化。

新發病患者使用抗IL-21單株抗體加上Liraglutide

在這次線上年會,諾和諾德公司也發表了針對新發病的第一型糖尿病患者使用IL21單株抗體加上Liraglutide的初步報告。針對新診斷20週以內的第一型糖尿病患者,分別給予六週一次單方12mg/kg靜脈注射的IL21單株抗體或是IL單株抗體加上每日1.8mg皮下注射的Liraglutide或是單方Liraglutide或是安慰劑。同時維持胰島素治療。

總共有304名介於18到45歲的患者進入研究。在54週介入後,C胜肽濃度(Area under cure, AUC)在合併治療組比安慰劑組明顯增加48%,也比Liraglutide單方組明顯增加33%。但是與單方IL21組相比只有不顯著增加23%。而Liraglutide單方組與安慰劑組相比沒有差異。

在後續26週的觀察,合併組的C胜肽比Liraglutide高59%,而Liraglutide組反而比安慰劑還低32%。

胰島素的每日總劑量部分,合併組相較於安慰劑組減少32%劑量,Liraglutide組相較於安慰劑組也有減少,但是合併組與IL單方組相比無差異。在54週停止介入,後續26週的觀察,所有組別的胰島素劑量沒有差別。

新診斷糖尿病患者使用Golimumab

Golimumab是針對TNF-alpha的單株抗體,目前可用來治療風濕性關節炎,乾癬性關節炎,僵直性脊椎炎,潰瘍性大腸炎等免疫疾病。

在今年美國糖尿病學會的線上年會中,Golimumab發表了第2a期的隨機雙盲研究,針對84名新確診6至21歲的第一型糖尿病患者使用Golimumab。發現在52週時,使用Golimumab組的C胜肽濃度較高

討論

這幾年針對即將罹病的第一型糖尿病患者或是新確診的糖尿病患者,使用免疫製劑的治療,可看到延緩發病或是改善疾病惡化的效果。但是接下來的問題,是如何預先挑選出這些高風險的患者以及如何及早介入。

在Teplizumab研究中,這些患者是家族史有第一型糖尿病,可提早先偵測以及追蹤。但是針對沒有糖尿病家族史的第一型糖尿病高風險群(兩種以上抗體陽性且血糖開始出現異常),目前在臨床上仍不容易偵測。要如何發現這些患者是個挑戰。

在另一方面,針對已發病新診斷的患者所做的免疫製劑介入,雖然使用一年的介入可以保留較多的胰島素功能,可是停藥後這樣的保護效果就喪失,需要長期使用。但是長期使用的安全性和藥價,又是另一個問題。

關於即將罹病的高風險群或是新診斷的第一型糖尿病患者延緩疾病惡化的相關的介入治療,可參考本部落格過去的文章,放在文末的延伸閱讀內容。

結論

針對即將發病的第一型糖尿病高風險群或是新診斷的第一型糖尿病患者,分別使用特定的免疫製劑治療可延緩罹病風險或是改善疾病惡化。

參考資料

1.Type 1 Diabetes Prevention Moves Toward Reality

延伸閱讀

  1. 單株抗體Teplizumab延緩第一型糖尿病發病風險
  2. Liraglutide可保留新診斷第一型糖尿病患者胰島素功能
  3. 血壓藥鈣離子阻斷劑Verapamil延緩第一型糖尿病胰島細胞的惡化
  4. 第一型糖尿病疫苗的新曙光